主页 > 随笔散文 > 正文

岁岁年年浅浅淡淡的忧伤

2022-03-30 22:19:46 来源:辩解文学 点击:1

情不过刹那,爱难敌似水。相逢不过瞬间,一场盛世繁华落尽,终是谁执我之手,共我一世情长。

是的,所以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,如天空中的流云,如夜幕中的繁星,从四海到八荒,从生时到离别,等待不怕岁月绵长,不怕天高地远,只要最后,是你就好。

一本书,一个故事,寻一人,跋山涉水,如果只是路过,那么我在终点等你可好?

可是很多时候,我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说书人,说着别人的故事,咀嚼着自己的悲伤,到头来,发现自己已是曲中人。

于是我留了一盏灯,守着一座孤城,摆着一盏酒,只愿你能来,不说千山万水,不说相见恨晚。怎奈,时光悠悠,满是悔。

也许,孤独的人喜欢月光,寂寞的人喜欢黄昏,快乐的人喜欢飞花,受伤的人偏爱风雨,多情的我却喜欢上了你。

可后来,凄冷的雨打散了春花,浓密的雾遮住了秋月,我应该回头驻守我们的过去,发现早已物是人非。

天空中又下起了细雨,汇成了细小的河流,河流的左岸是我无法忘怀的年华,河流的右岸是我曾许的海誓山盟,而中间流淌的则是我岁岁年年浅浅淡淡的忧伤。

我不知道流不入海洋的细流,仰望苍穹是不是会满目苍凉,一声又一声的杜鹃啼血从我耳边急速掠过,带来了哀歌漫天。

可我一直相信山是水的故事,云是月的故事,你是我的故事,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故事。

听,谁又在唱歌,犹如故事里唱到“楼外楼,山外山,楼山之外人未还,人未还。雁字回时,早过忘川,抚琴之人泪满衫,萧萧扬花落满肩,落满肩,笛声寒,窗影残,烟波桨声里,何处是江南?”

可,终有一日,你行过江南,得见八百里红花,只是那第一朵扬花是何时开放的呢?你可知?我为守护你,来到漫天花海,穿过忘川之巅,可等来的却是哀歌漫天……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得了癫痫病应该怎么治
癫痫病应该如何进行检查
西安癫痫病医院口碑怎么样呢